淀山湖 金泽

穿越千年时光,坚守一份纯净-走进"桥的故乡,庙的王国"金泽

余光中说"人上了桥,却不急于赶赴对岸,反而欣赏风景起来。原来是道路,却变成了看台,不但可以仰天俯水,纵览两岸,还可以看看停停,从容漫步" 。懂得欣赏桥意之人,万不可错过"四朝古桥一水牵"的金泽古镇。这座偏安繁华都市一角的边陲小镇好似沉睡中的祥龙,安谧宁静、原始古朴。古镇的上塘街与下塘街沿河蜿蜒徘徊,撑起风格迥异的古桥,经历了千年的风霜,见证了昔日的繁华,守护着今日的遗风。

古镇之旅从千年古刹"颐浩寺"起步。相传宋代宰相吕颐浩南巡时看中淀山湖一带水乡的风貌,便在金泽建庵,宋高宗赵构南渡之时赐名"颐浩寺"。"颐浩寺"几经扩建,元朝时成为江南佛教丛林之一,一度成为杭州灵隐寺的上院。清初扩建时面积达到3万多平米,寺屋楼阁达5048间。后经倭寇入侵,几度被毁几度再建,在抗日战争之时几被完全摧毁。现在的颐浩寺遗址仍有三件宝贝:一棵750年的银杏树,一处元代大书画家赵孟頫"不断云"画作的拓刻石栏真迹,一块记述了颐浩禅寺的鼎盛时期历史的古石碑。踏着颐浩禅寺遗址地上的石子,眼前恍惚走过一群宋服香客,大雄宝殿的一角驼背的扫地僧正在认真的拂去香客们掉落的香灰。。。



从幻觉中醒来,已至上塘街民居,其实临近颐浩禅寺的大片民居都曾是颐浩禅寺的圣土。在一民居大门的墙角突然发现一块颇具沧桑感的石头,原来这里曾是颐浩禅寺后门。

走出颐浩禅寺的后门,左传便可见一红的耀眼的木桥-普庆桥。普庆桥就是近年来仿照宋代画家张择端所绘制的《清明上河图》上的古桥新修的木桥。普庆桥在建造时完全依照古代建桥工艺,采用无支架施工法,64根圆木,5根横梁,全部用捆绑式结扎在一起,整架桥没用一根钉子,再现了中国古代精湛的造桥工艺。

阳光似乎很眷顾这个小镇,空气好像总是那么纯净,觉得始建于民国的老屋的白墙怎么如此耀眼,倒映在清清河水中晃的人睁不开眼睛。偶尔一条小鱼跃起,小镇屋影便化成粼粼波光,散开去又聚回来,再次耀眼的呈现在你面前。

走过普庆桥,来到普济桥。普济桥始建于南宋年间,是至今保存完好的最早的单孔石桥。与著名的河北赵州桥相同,拱圈砌置,桥身全部用稀有石料紫石砌成,据说每当雨过天晴,桥石晶莹光泽,绚丽多彩,整座桥如同宝石镶嵌一般。桥旁本来有圣堂庙,虽已被时光抹去,当地人还是非常信奉这座桥的灵气,在桥旁设立了香坛,虽不见香客,暗香残留。
金泽人至今还保留着一年两次的香汛传统,农历3月28的念八汛是春耕祈福,农历9月9的重阳汛则是祈求五谷丰登。各地香客穿新衣戴新帽,踩高跷,背香袋,摇龙船,舞龙狮,老妈妈们还盛装浓抹转场表演"打莲枪"当地戏剧。好一幅热闹祥和的景象。

始建于明代的放生桥和身旁的的总管庙大概是金泽"桥桥有庙,庙庙有桥"的最直接证明。桥和庙历经几百年的风霜考验依然携手相连,保佑庇护着代代乡亲和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。



老街尽头还有一座颇具特色的迎祥桥。迎祥桥始建于元朝,桥面无护栏,是典型的元式桥梁。迎祥桥用料讲究,所用木材,全是千年不朽的珍贵楠木,是修建颐浩寺多余的材料。是"连续简支"梁桥的鼻祖。古时,凡名人到金泽游览,都要到迎祥桥一游,如元代书画家赵孟頫、明代政治家刘伯温、清代状元陆润痒、清代诗人陈自镐等,都为迎祥桥写诗作画。

迎祥桥、放生桥、普济桥、如意桥、万安桥等七座横跨宋元明清的古桥仿佛一本本历史书,记载着小镇人家代代枕河而居,翻越座座古桥,穿梭于座座庙宇,任手上的香火缭绕,熏陶出别具风格的佛教古镇文化,也保佑了古镇幸免于过度的商业开发,得以保留最珍贵的历史风貌,古朴民风。

有时坚守一份纯净是对历史的尊重,是对万世后人的福泽。美帆人愿意永远守护青西淀山湖这片净土,让世世代代可以享用淀山湖的蓝天、碧水、白帆......

上海国际帆船港    上海美帆游艇俱乐部    2015